Basta una shell

2009 05 09

狭隘的令人,令自己都难以理喻.


生活中有太多的可遇不可求,包括想要自己变得更完美,或者是想让朋友能够理解自己.
不可求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苛刻.
而外在条件其实一直都是自己推卸责任的方向.

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是强项嘛.

诚然其实与他人并无过多的交流,真正意义上的.
因为绝不会告诉谁谁我有多少多少讨厌你,列举到几月几号你做了什么事情让我记恨到现在.
做不出这么肥猪流的事情.
因为讨厌就会跟别人起矛盾的年纪早就过去了.
也就变得压抑焦躁.

所谓的Deprivazione sensoriale.
也是La privation sensorielle,也就是Sensory deprivation.
从身体延伸到心理真空的状态.

因此至今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曾经的谁竟然是这样看自己的,曾经的她们做过这样的事情却还是以平常的模样从身旁走过,还有曾经的谁谁知道曾经那时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的模样.
而自己完全都不知道居然曾经的自己所难过的,所感受到的,以及并无多少的快乐.在他们的眼中竟然是这样的南辕北辙.


意外么,其实早就有感觉.


并不是说交流只是当方面地宣泄怨念,而确实,自己与那个谁,那个谁,那个谁谁连这样单纯直白的交流都贫瘠得三年之中寻不来一二.
更何况今后到头来还要说回忆.
恐怕只能是,我们是同学,恩,好象处得还不错.


很抱歉只有这些了.


可以回避的,也可以忽略的.
可以单纯地就这样当作是自己主观当然的那样.
但是在Sensory deprivation之后,落视点也会随之消失.
有时并不是想要坚强就能够坚强得起来的.

e inevitabilmente sono diventata debole.

 

DSC01674.jpg  

Comment
我是王倩呀~~~~来加link了!~
Re: 没有输入标题
> 我是王倩呀~~~~来加link了!~
哦哦~不务正业的我们在这里相会了 ̄v ̄

膊∞???????帥??;腓?/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