聴こえない -without voice-

2009 06 16

可能经常会反复问自己相同的问题,但是答案卻每每在出现的时候落空.
这样的一次次病态地往复,然后更多地感觉到一种力不从心.

啊是啊,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愿望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是地球毁灭.起初真的是开玩笑,但是现在看来,毁灭的可能只有自己和自己脑内的这个地球.
没有计算过. 可以几个星期不跟任何人说话,但决不可能几个月不跟自己说话. 曾经做过的那个很八婆的测试,叫什么孤独感程度测试. 也不知道开发测试的家伙那个标准是哪里来的.

结果:你时常感到孤独.

"啊恩,有点难过,这样."
第一反应是这个才是正常的吧?

自己何尝不知道自己那令人憎恶的依赖性.只要是接近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假设有生命的东西.全部,都可以用来寄托.
而寄托可能只是想忘记仅仅的那点单薄感.
而其实至今想来,之所以跟她们,他们没有交流,也是因为这个懒惰的习性.或者是我太一厢情愿地以为你我,我们之间真的会有心有灵犀,不用言语的交流.
真的,那样的事情太柏拉图了.

自己可能把很多路都切断了,把很多事情认为是可笑,不应该,或者是绝对不可以.
那样的话会被觉得很蠢.
只是自己觉得吧,单方面的.还是自己的那个壳会坏掉呢?
大概...哦不,其实不用大概.

"其实这种状态你更乐在其中吧."

经常在考场作文里假惺惺地说青年必须直面自己.可是真正直面自己更多时候让我觉得是件可怕的事情.

你真的听到过自己的声音么?

那样的感觉不想再会有第二次.
在高考的第一天中午,我被自己内心的黑暗所震惊.


如果真的要选择失去一样东西,那我会选择失去声音.任何一样正常生理机能会被停滞使用说明它并不是重要到不可失去的吧?
那么在我这又一次主观地这么认为下,似乎再一次脱离了它3天零630分钟了.

无法去控制.

シロツメクサの約束 

 

Comment

膊∞???????帥??;腓?/td>